蘇打綠

這兩年來,很喜歡屬於蘇打綠的歌曲,很喜歡青峯獨特的嗓音,喜歡蘇打綠歌曲的旋律,喜歡他們那種說唱式的呈現方式

從《小情歌》認識他們,從《十年一刻》,感覺到那種很激勵人心的詞和曲,讓自己回憶起那風光不再(lol)的舞臺演出,想起自己以前的堅持(不知道有沒有啦)。

最近聽到這一首《你在煩惱什麽?》,剛好是自己在一個很多煩惱的時候,聽完這歌曲還真的會豁然開朗開朗起來,疤痕是會淡化的,花會謝的,來表示我們人生中總是會有遇到挫折的問題,告訴我們需要積極思考好的事情,時時往好方面想,總有克服問題的方法。突然覺得這首歌拿去給那些剛好失戀,還是在消極思想的人,應該會將他們從負面的念頭拉回來吧。

《幸福額度》將牛頓發現地心引力的蘋果和三顧茅廬的諸葛孔明來比喻找到幸福,其實幸福是有quota的,所以偶們要知足常樂^^

林泉

一座叢林裡面,叢林四周都是小河流水,鳥語花香。
卻在一個未知狀況下,鳥飛走了,花謝了,小河枯了,一切景象化為烏有

繆斯女神看了,傷心的走了
靈感之泉,慢慢的繞道流去外面了

小狐狸覺得要把自己的定位重新找回,才可以重現那個靈感森林的原貌,等我~~

冰冷

終於知道,爲什麽對人有時會使出一道冷如冰,銳如刀的眼逛了

到今天,還是覺得自己的任性,還是有跡可循的,至少我還是會注重自己的自我提升^^

有時候,還是要放鬆一點比較好

我還是一個敏感的小夥子,唉

謝謝這兩年來,引我入門,和教教教導我的一切因緣,謝謝,你們的不離不棄,

我的急躁為你們帶來不少的煩惱了吧

死撐~~~

最近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死撐,什麽都喜歡死撐

因為自己是一個幾乎無能和失敗的男生

文字,是我最良好的戰友,但是卻越寫越不通順

畫,坦白說,我畫的東西,連眾生也覺得他們會畫的比我好

寫字,省點力氣吧,我的字就好像畫一樣,都是鬼畫符而已

唱,實在是不行了我這聲音猶如鬼音一樣,尖且刺耳
(雖然也有人說過,我唱歌也蠻好聽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說,有人
說,就沒我說的餘地了,不如靜靜地在那裡聽。

設計,最近已經失去了,我沒了美感,沒了幻想,沒了設計的才能,很無助

舞,有人說我身體語言很好,但是我知道自己是一個同手同腳沒節奏的人而已

演,我自己突破不了自己當年的極限,也覺得現在演出來也沒人會去欣賞,不如封印起來

其實我很想受到一些人的注意,而做出連自己也接受不了的動作,
甚至突破自己的恐懼,死撐的做出危害自己的動作,只爲了人們的眼光和關心。
但是最後的答案是失敗的。在人的眼中,我是一個什麽都去試的人,甚至任性的不得了的人,
但是誰看得到,這些動作的背後是孤獨,自卑感和渴望被注意的呢?
或許沒有,因為我習慣了孤獨一人,因為我幾乎每天都在武裝自己,將自己撐住。
死雞或許會讓人發現飯蓋被撐起來了,
但是人是一個聰明的,死撐的面前有無數的假象,讓人覺得你不是在死撐,
發覺自己在死撐和傷心的或許是瞭解你很深入的人,
除了我以外,哈哈,因為我不會讓人看穿的,
除非自己肯讓你看穿,因為我已經把門關上了,不讓任何人來開這扇窗,這道門。
因為就算打看了,又要受到更強,更刺激的傷害,爲了減少傷害,這個門暫時關門了,
或許你擁有那把鑰匙開門,但是門後的那道墻會被你打破嗎?我期待

一個人

一個人逛街,看書,看電影,甚至很多事情,當別人問起,只能說喜歡,
但是誰知道這隻是一種偽裝,一種害怕被人說身邊沒人陪的偽裝。
我其實試過找人的,但是在多次被拒絕和顧慮后,大多數的,我只是一個人的走過很多路。
我依然記得邀請朋友來看自己的演出,但是在被拒絕后,自己一個人在舞臺上面對著數百位陌生人,舞臺上身邊的朋友們都有好友來支持,但是自己是孤身一人的。
我承認,我是害怕被拒絕的,也不知道什麽原因,
是小時候被霸凌的關係嗎?是小時候過於封閉嗎?是自我封閉嗎?
還是我習慣和人保持一段距離?但是有時候自己需要依賴一些人的時候,被人忽略,
我還是自己想定方法解除那種依賴感,很多人說沒有一個人是獨自一個個體的,
但是我覺得我可能就是那個獨立個體。一個渴望群體生活,但是卻是溝通零蛋的臭小子,
曾經在書上看過一句話:“看在眼裡,放在心底”,其實我做得到,我甚至有時候還可以“聽在耳里”的溝通之道。
只是這幾句話,在某個事情發生后,看到這幾句話,我只能說這分明是一種諷刺,諷刺著自己坐在那裡=沒在那裡。
又或許我真的不重要,又或許我是不需存在的必要?


其實自己的情感在某個時候,已經被消滅了,因為我覺得我失去了感覺,要我說出對一部電影的觀後感,說:”沒feeling“
這幾個字,會被人噓的,但是硬硬的編一個假的感想卻有覺得對不起自己,矛盾………………

坦白

想了那麼多,但是還是不能對自己很坦白,
原來我始終對自己不是很了解,更不要說其他人了。
到底我想做自己眼中的自己,還是別人期待的自己,還是自我封閉的自己
但是,第三個是我最不想做的,自我封閉其實很辛苦,
做好自己卻又拋棄不了自我的自己,做別人期待的自己,卻要將全部的苦一個人吞下去。
我並不是一個喜歡說出自己煩惱的人,我也不是一個隨時可以找人傾訴的人。
所以很多事情都悶在心裡,不說。偶爾的碎碎念,到現在都省下了,
但是我真的做到嗎?坦白說悶在心裡的事有很多,但是也可以說是垃圾一大堆,丟了可以,藏著又好像沒用。之前用了同一個問題問了身邊的幾個可以信任的良師益友,
收到的回應也在於一個重點就是自我肯定不夠,自我否定太多,太自卑,應該多肯定自己。
但是我該如何肯定自己呢??

我越來越害怕面對人了,
連到吉隆坡想約昔日的同伴也不敢,
我害怕人群已經到了一種地步,
怕認識人了。


就算是入圍了一個牛仔之夜的最佳服裝,
也沒興奮感。
到底我怎麼了,爲什麽把自己孤立,
爲什麽弄得自己好像與世隔絕?


爲什麽被人無視忽略了,還可以若無其事,爲什麽?

雜記

有時候,我不知道熱血一般的幫人,是不是一件好事。將事情或東西,弄得好好的給人,但是卻被人搞壞了,不知道該生氣嗎?很想告訴自己,不要生氣,因為這樣胃或許更加的痛,但是我還是持續的碎碎念中~~~

有時候,我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人,但是去不知道爲什麽。

將那囚禁已久的狼血玄狐放出來一下,讓他玩玩,好嗎?不然遲早會發瘋的~~

有時候,被人忽略的感覺,真的好不喜歡,那種感覺就好像,你在那裡,卻沒人發現你,就算你失蹤了,別人也不會注意你。想到這樣,心裡就好像被刀割傷了,還要被撒鹽,淋醋,將傷口放著不理,等著潰爛。

有時候,很想問自己是在幫人辦事,還是做一個傀儡?好像一點主見也沒有也~

常聽人說:“你要當自己的主人,不要當別人的傀儡”,這句話,我很想對自己說,但是事與願違。家裡或外面都是將你當成傀儡一樣吧,你沒辦法反駁,也沒資格,因為劇本是他們的,你只是一個照著劇本演出的傀儡。矛盾心情繼續ing~~

剛想著有了一條帥又美的褲子,缺少了一雙襯托褲子美感的靴子,怎知道褲子卻在這個時候破裂,悲劇上演~~

禮物

禮物是要自己親手交上去好呢?還是托人轉交。
親自交上去固然是好,但是人們沒去邀請,自己走過去,除了尷尬,還是尷尬,而且還會招收白眼,然人家不舒服,與其這樣不如選擇轉交?


轉交可以直接忽略了大家的尷尬,或許還會得到某些人的邀請出席,或者什麽都不是,因為你選擇了轉交,就要選一位既交情好,又可以圓融的人物去幫忙,但是如果這個人你選定了,卻敲鑼打鼓都找不到那個人,又剛好其他人說:“他已經換了電話號碼了”當下那種心情,還真的是失落+少少的憤怒+重重的失落感,和看到慶祝的部落格文章,更加是心情特high瞬間進入特別down的情緒,那個時候埋怨是一定的,但是有用嗎?沒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