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

最近一时兴起写下了以往应该被尘封的故事, 一个应该被封印以来不该再被提起的故事, 原因无他,我在逃避,逃避想起那些故事, 当写下那故事后,发现原来自己本来已经知道了那个我一直在逃避的事情, 那个事情是真实存在的, 当故事写完了,一种想法来了,很想是在未来的任何一个意外上, 让自己不明不白的把这秘密带走, 让我在这个周围还是很世俗很保守的地方,隐藏自己其实很容易,也很难, 嗯,对,我接受的了朋友,其他人是,但是自己如果是,我可能颓废的的走完人生,或者选择自我了断 从小到大,很多事情都面对无能的我,可能是自我选择毁灭了自己,只因当极度无能的你面对这件事情,你只有一死才是最佳解决的方法

听《眉间雪》想一些事

去年的某天听到这首歌,一首改编自吴雨霏的《生命树》的眉间雪,其实吸引我的注意的是歌里面的念白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这句话还真的是直指人心深处, 回想起来,我貌似在等着一个不可能得到的答案,但是又好像没刻意去等这个答案的出现。 但是也怕这歌里面最后的一具念白“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我其实最怕的就是这个, 如果捅破了这张窗纸,可怕的是“你”可能不会再出现。   事隔一年重新归来  

承担

新的一年,总有许许多多的变化和计划, 自己已经秘密准备着一个参学(或是说流浪)的行程, 人始终需要充电一下,走走停停学习四处的文化,是自己的愿望。 除夕的时候,回到常住拜年,结果被开牌承担领队了, 或许以前已经担当过几次,就算自己怕,自己不会, 还是会有另外一名前辈可以帮忙指点, 所以这个任务可以自动的承担下来,也因为之前带队的前辈会是这一次的“助手”,可以指导。 遇到可以学习的东西,推辞或许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因为它会断除了你学习的路, 在熟人的面前出丑是没事情的,或者说跌倒了几次,慢慢的你就会小心让你跌倒的坑洞了,是不是?  

冰冷

終於知道,爲什麽對人有時會使出一道冷如冰,銳如刀的眼逛了 到今天,還是覺得自己的任性,還是有跡可循的,至少我還是會注重自己的自我提升^^ 有時候,還是要放鬆一點比較好 我還是一個敏感的小夥子,唉 謝謝這兩年來,引我入門,和教教教導我的一切因緣,謝謝,你們的不離不棄, 我的急躁為你們帶來不少的煩惱了吧?

死撐~~~

最近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死撐,什麽都喜歡死撐 因為自己是一個幾乎無能和失敗的男生 文字,是我最良好的戰友,但是卻越寫越不通順 畫,坦白說,我畫的東西,連眾生也覺得他們會畫的比我好 寫字,省點力氣吧,我的字就好像畫一樣,都是鬼畫符而已 唱,實在是不行了我這聲音猶如鬼音一樣,尖且刺耳 (雖然也有人說過,我唱歌也蠻好聽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說,有人說,就沒我說的餘地了,不如靜靜地在那裡聽。 設計,最近已經失去了,我沒了美感,沒了幻想,沒了設計的才能,很無助 舞,有人說我身體語言很好,但是我知道自己是一個同手同腳沒節奏的人而已 演,我自己突破不了自己當年的極限,也覺得現在演出來也沒人會去欣賞,不如封印起來 其實我很想受到一些人的注意,而做出連自己也接受不了的動作, 甚至突破自己的恐懼,死撐的做出危害自己的動作,只爲了人們的眼光和關心。 但是最後的答案是失敗的。在人的眼中,我是一個什麽都去試的人,甚至任性的不得了的人, 但是誰看得到,這些動作的背後是孤獨,自卑感和渴望被注意的呢? 或許沒有,因為我習慣了孤獨一人,因為我幾乎每天都在武裝自己,將自己撐住。 死雞或許會讓人發現飯蓋被撐起來了, 但是人是一個聰明的,死撐的面前有無數的假象,讓人覺得你不是在死撐, 發覺自己在死撐和傷心的或許是瞭解你很深入的人, 除了我以外,哈哈,因為我不會讓人看穿的, 除非自己肯讓你看穿,因為我已經把門關上了,不讓任何人來開這扇窗,這道門。 因為就算打看了,又要受到更強,更刺激的傷害,爲了減少傷害,這個門暫時關門了, 或許你擁有那把鑰匙開門,但是門後的那道墻會被你打破嗎?我期待

坦白

想了那麼多,但是還是不能對自己很坦白,原來我始終對自己不是很了解,更不要說其他人了。到底我想做自己眼中的自己,還是別人期待的自己,還是自我封閉的自己但是,第三個是我最不想做的,自我封閉其實很辛苦,做好自己卻又拋棄不了自我的自己,做別人期待的自己,卻要將全部的苦一個人吞下去。我並不是一個喜歡說出自己煩惱的人,我也不是一個隨時可以找人傾訴的人。所以很多事情都悶在心裡,不說。偶爾的碎碎念,到現在都省下了,但是我真的做到嗎?坦白說悶在心裡的事有很多,但是也可以說是垃圾一大堆,丟了可以,藏著又好像沒用。之前用了同一個問題問了身邊的幾個可以信任的良師益友,收到的回應也在於一個重點就是自我肯定不夠,自我否定太多,太自卑,應該多肯定自己。但是我該如何肯定自己呢??

我越來越害怕面對人了,連到吉隆坡想約昔日的同伴也不敢,我害怕人群已經到了一種地步,怕認識人了。就算是入圍了一個牛仔之夜的最佳服裝,也沒興奮感。到底我怎麼了,爲什麽把自己孤立,爲什麽弄得自己好像與世隔絕?爲什麽被人無視忽略了,還可以若無其事,爲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