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

最近一时兴起写下了以往应该被尘封的故事, 一个应该被封印以来不该再被提起的故事, 原因无他,我在逃避,逃避想起那些故事, 当写下那故事后,发现原来自己本来已经知道了那个我一直在逃避的事情, 那个事情是真实存在的, 当故事写完了,一种想法来了,很想是在未来的任何一个意外上, 让自己不明不白的把这秘密带走, 让我在这个周围还是很世俗很保守的地方,隐藏自己其实很容易,也很难, 嗯,对,我接受的了朋友,其他人是,但是自己如果是,我可能颓废的的走完人生,或者选择自我了断 从小到大,很多事情都面对无能的我,可能是自我选择毁灭了自己,只因当极度无能的你面对这件事情,你只有一死才是最佳解决的方法

听《眉间雪》想一些事

去年的某天听到这首歌,一首改编自吴雨霏的《生命树》的眉间雪,其实吸引我的注意的是歌里面的念白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这句话还真的是直指人心深处, 回想起来,我貌似在等着一个不可能得到的答案,但是又好像没刻意去等这个答案的出现。 但是也怕这歌里面最后的一具念白“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我其实最怕的就是这个, 如果捅破了这张窗纸,可怕的是“你”可能不会再出现。   事隔一年重新归来  

杂乱无章

  ·有时候,总是觉得自己消失了,不在了,对大家都是一个好处,求死的欲望很强,求生的欲望也很强,两者正在搏斗,到底谁会胜利。 ·生无可恋,死也无憾,因为觉得遗憾的事情都是芝麻绿豆的小事 ·一直在怀疑自己到底喜欢的是男,还是女的,毕竟那么多年来,只为两个人有那种动心的感觉(应该是),刚好一男,一女。只是女的那位在多年后相遇,那个感觉已经没了,那位男的,至今尚未重逢,无法比较。 ·或许我是《江南娘子系列》里面喜欢贼娘子那种类型的人,至今尚未遇到,所以无法比较?还是从小就是,只是你从来不知道。 ·生了一场大病,知道你的心愿未了,你不甘心,但是你的心愿到底是什么?忽然觉得压力很大 ·羡慕那些同性恋,或者异性恋的,原因无他,只是纯粹的觉得他们确认了自己喜欢的对象,只是刚好对象是男的,或是女的而已。如果我把我自己定义成双性恋的,那或许是一个悲剧,因为我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喜欢是那一种。 ·时常用娱乐节目麻醉自己,不去想这一系列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始终存在。 ·每晚莫名的恐惧影响了睡眠,睡了,醒了,颓废了,放弃自己了。 ·朽木不可雕,我台前幕后,都是一个失败者,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会直接忽略自己的存在感了。 ·知识是一种力量,我恳求很多的知识,把自己装备,同样的,没人会觉得你的知识是有用的。 ·时常拥有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因为总觉得自己的存在是祸害大家的,并不想祸害大家,但是在无时无刻的祸害大家,或许死了,就是终止的祸害大家的方法。 ·金榜题名时,已经错过,洞房花烛夜,是不可能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羡慕你,在回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待见你,而我到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迎来的,只是莫名的孤独感。 ·羡慕那个十天欧洲团里面,最终在一起的情人,原因无他,不善于交际的他遇到了暗恋他已久的他,火花产生了,这故事真希望是真的。 ·讨厌不善于言辞,不善于行动,每次都像木头的自己,交际零蛋,生活零蛋,丑宅男。为什么呢?纯粹恨死了自己,为什么如此没用,为什么从小被人欺负,八岁的小孩,被四岁的欺负,10岁的小孩·被八岁的欺负,委屈的时候,无人为你挺身而出,恨死软弱的自己,然而这一切已经根深蒂固。 ·在想为什么被欺负时候,没人为你挺身而出呢?你太弱了?习惯被欺负了?别人不待见你了?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2014年的校刊有了全班同学的独照或团体照,却没有自己的出现呢?并不是我缺席了,而是没人发现吧,我这个存在感属于零的人。 ·并不想去谈恋爱,异性不会,同性也不会,因为不想祸害人家 ·看书看的领域比较广是自己的好奇心比较重,任何东西都去学也是好奇心引起的,或许好奇会害死一只猫,而我可能就是那只猫。 ·想把自己武装起来,但是始终盔甲不合身。

不问世事

嗯,我承认我这个人有一种毛病就是不问世事,封闭自己。 这个毛病应该是根深蒂固了吧,这个问题其实早在中学时期就已经出现,到了现在应该是末期癌症一样难以治愈了,我习惯了封闭自己,独自一人,脾气古怪,个性被动,想的比做的还要多,这些毛病留下了一个铁一般事实的证据,认识我的人,应该发现我在毕业校刊上,除了团体合照之外,单独与其他人拍的照片完全没有,除了一张可能在某位同学相簿里面的那一张照片(我还记得那张照片是无意识,没感觉到被拍的),或许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是孤僻到了一种地步吧。 嗯,我做不了主动,甚至与被动都做不到。

树大根深

会想《树大根深》剧里面的几句话:你也只是花而已 嗯,要成为耀眼的花,还是扎实的根其实选择权在于自己。 你到底是花还是根,是别人看你,还是你看自己? 嗯,好看的话,可能真的是毫无用处, 扎深的根或许真的很好, 但是没有了泥土的置放,水源的滋润,阳光给予的光合作用,或许这些都是枉然的,不是吗? 最近想到太多事情,自己总觉得自己是花,因为根已经断了。

承担

新的一年,总有许许多多的变化和计划, 自己已经秘密准备着一个参学(或是说流浪)的行程, 人始终需要充电一下,走走停停学习四处的文化,是自己的愿望。 除夕的时候,回到常住拜年,结果被开牌承担领队了, 或许以前已经担当过几次,就算自己怕,自己不会, 还是会有另外一名前辈可以帮忙指点, 所以这个任务可以自动的承担下来,也因为之前带队的前辈会是这一次的“助手”,可以指导。 遇到可以学习的东西,推辞或许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因为它会断除了你学习的路, 在熟人的面前出丑是没事情的,或者说跌倒了几次,慢慢的你就会小心让你跌倒的坑洞了,是不是?  

理所当然

身为一个男生,应该要有一定对待女生的风度吧? 或许我经历太多,总觉得有些人会觉得你会无条件的帮忙, 而理所当然的要你去做任何事情(比如打包快餐),却没考虑到这个人有没有办法从一个地方把东西拿回来而且是走路的。 也有些人理所当然的问,你会换轮胎吗?然后就理所当然的命令你:XXX,你记得要帮我换轮胎呀. 但是这人有考虑过我愿意做吗?我有答应帮忙吗?我得空吗?做完了,也不会得到一句“谢谢”,或者“辛苦你了”简单的话,有事求你,求到像求菩萨一样虔诚,不需要你的时候,连你是谁都不用理会。 有时候,我总在想这些事情真的是理所当然的一定要我做吗,不做会不会很过分? 坦白说,我并不是一个绅士,而且有时候真的不太喜欢无端端的要突然做一点,算是属于你们私事的事情,也是你们赚完的佣金(一个人几十块),我只是赚取几块钱的佣金的人,甚至公共假期开工还听到:“就给他吧,他都不想做工的”,这是什么样的情况?那个时候,我可是有事情需要做的,甚至还没吃午餐。难道我是随传随到的人吗?我并不是卖身了给他们吧?     偶尔发泄一下,有利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