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

最近一时兴起写下了以往应该被尘封的故事,

一个应该被封印以来不该再被提起的故事,

原因无他,我在逃避,逃避想起那些故事,

当写下那故事后,发现原来自己本来已经知道了那个我一直在逃避的事情,

那个事情是真实存在的,

当故事写完了,一种想法来了,很想是在未来的任何一个意外上,

让自己不明不白的把这秘密带走,

让我在这个周围还是很世俗很保守的地方,隐藏自己其实很容易,也很难,

嗯,对,我接受的了朋友,其他人是,但是自己如果是,我可能颓废的的走完人生,或者选择自我了断

从小到大,很多事情都面对无能的我,可能是自我选择毁灭了自己,只因当极度无能的你面对这件事情,你只有一死才是最佳解决的方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