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

填了將近一個小時的面試錶格,接近一個小時的面試對話的壓力卻抵擋不了你的一通電話,
坦白說,我接近崩潰了,我像是每天拿著一把刀子,在你打來的時候,瘋狂的自殘自己,我受不了了。
也不知道你從哪裡要來了什麽符,要我吞下去,雖然還沒到我的面前但是我已經接近要去自殺的念頭了,
跟你說身上有那麼多病癥的癥兆又怎樣,你只會說我熬夜,
卻不曾關心過你的孩子是不是真的那麼嚴重,
就好像每次和你吵架,全身抽筋都可以被你說成我吸毒一樣。好吧,就當我吸毒吧,我死了算了。

本來就關上了的那一扇門,現在是真的鎖得緊緊牢牢的,沒有人可以進來,我也不會再走出去,我不會讓自己再次的歇斯底裡下去,因為下一次,我可能已經不在此地了,一無是處的傢伙加上滿身的病痛征兆,情緒波動的歇斯底裡早已經將我自己折磨的不是人形了,或許不在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或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